首页
企业家
名企
专题
产品
公益
财经
直销
315
热点
行业
投诉
百姓观察网

套路?迷局?起底三三集团:“资产包”鼻祖王彬宇的千面人生

时间:2018-03-13 10:05:49  来源:直销头条网

  “当时就靠着两张嘴,一是顾客的嘴,一是我自己的嘴——在这种对话和博弈当中成交”,2012年4月16日,现任三三集团董事长王彬宇在他的网易个人博客中写下这句话。

  大约半年后,他停止了网易博客、新浪博客和新浪微博的更新。靠“嘴”打天下的王彬宇闭嘴了。然而,一年之后,他被萍乡公安通缉;两年之后,他又成立了众多以“三三”冠名的法人实体。

  如果没有地方现货交易场所的扩张,王彬宇可能至今依旧站在大会场上费力地用嘴向信徒们灌输“终端自动化消费循环”一类的理论。而借助资产证券化的东风,这位小个子湖北人用“单边上扬、十倍退市”的“资产包”成功吸引数万人争先恐后地抢购他那些效果难测又价格不菲的保健品。

  五年时间里,王彬宇和他的“三三国际系统”登堂入室,从游走于各个保健品厂商到与地方官员把酒言欢。他的“大循环”亦开始伸向三三体系之外。他不仅圆梦小贷公司,还完成了向珠宝玉石行业的转型,而且豪言要使“易通商城”超越天猫淘宝。然而,不论其资本布局多么眼花缭乱,他于2017年底低调注册的“贵州省宝利来大宗商品现货贸易有限公司”却显示出一个尴尬的现实——宝利来电子盘的赚钱效应不复存在,“单边上扬,十倍退市”如何实现。

  简历不断升级

  综合来自王彬宇发小,同窗,三三集团旗下代理等周围信息源及爆料人提供的信息,王彬宇的真实名或为“王文俊”。而王彬宇在公开场合,公开信息中展现的形象亦可佐证上述推测。而据知情人士透露,王彬宇1967年10月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龙感湖农场小池镇王埠乡。从地里位置上看,黄梅县地处鄂东,与九江隔江相望,是湖北、江西、安徽三省交界之处。如今三三集团旗下骨干企业亦主要分布于上述三省。

  成年之后的王彬宇与乡里接触并不多,仅“偶尔回乡”。在三三集团搬回湖北前,家乡人大多只知道他“在武汉做生意”,而且做的是“家用电器方面的生意”。2016年,华中地区迎来近年来最大洪水,王彬宇以个人名义向黄梅县捐款106万元人民币用于灾后重建,其中16万元被划拨给王埠乡。这笔捐款同时也是黄梅县接受的数额最大的社会捐款。

  龙感湖本地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2016年以前,本地人对于三三集团所知甚少,偶有同乡回家时会带来一些消息。他同村就有一个人曾在安徽合肥“做过三三”,而经营模式在他看来“像是传销”。

  举家搬迁至龙感湖农场后,王彬宇在父亲执教的龙感湖中学完成了直至高中阶段的教育。据2012年王彬宇在其网易个人博客中透露的情况,他的原始学历是“中学毕业生”,后来考取了“自修的本科证书”。上述情况亦得到了王彬宇若干高中同学的确认,该“自修本科证书”来自黄冈师范学院。取得证书后,王彬宇曾子承父业,在家乡的一所中学执教。后来,他还曾前往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进修英语,为期一年”。

  然而,随着后来的“飞黄腾达”,在王彬宇自己撰写的公开信息中,上述经历却被不断修改、包装——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进修英语变成了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执教,并在同事的资助下前往北京外国语大学和上海外国语大学进修。记者曾致电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该校人事处的一位负责人查验资料后告诉记者,学校从未有过名叫“王文俊”或“王彬宇”的老师。

  从直销到贷款

  王彬宇在网易博客中称,他下海经商的动机是为学校采购空调时看到了家电行业的商机。公开工商信息显示,2005年3月,王文俊与一个叫“吴志军”的自然人共同出资注册了一家名为“武汉伊凡商贸有限公司”的企业。该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人民币,王彬宇占49%。其经营范围为五金家电、建材、日用百货、电子产品、计算机软硬件产品销售。

  2008年年底,王彬宇接触到了一款名叫“五清通体口服液”的保健产品。他后来在接受一份名叫《分销时代》的刊物专访时表示,他父亲罹患糖尿病,服用五清通体口服液后“健康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他本人也因此开始关注健康行业。并在考察和对比后将该款产品作为自己切入保健品行业的选择。之后,王彬宇动身前往杭州萧山,加入了五清通体口服液生产商北京致明德科技有限公司的“康力致明德”营销团队。

  2010年7月,也就是在“康力致明德”时期,王彬宇带出了一个“直销”团队,并创立了“三三国际系统”。王彬宇在博客中称,他到杭州后接触到两家公司,一个是三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一个是三三贸易发展有限公司,所以后来注册公司“想都没想就用了‘三三’这个名字”。根据后来一份名叫《直销》的刊物的报道,在这一时期,王彬宇结识了多位日后三三集团的骨干成员,其中包括现任三三集团董事局副主席邢华与潘雅琴等人。

  约在2011年年底,王彬宇离开康力致明德,加盟“金日科技”。公开工商信息显示,“金日科技”全名“厦门金日科技有限公司”,是港资企业“金日实业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该公司法人李冠华同时还是“金日制药(中国)有限公司”等企业的法人,其同样是一家保健品公司。

  在保健品“直销”行业辗转的数年间,王彬宇的资本得到了快速积累。2012年11月,王彬宇与人共同出资设立了嘉兴市三三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其兄弟王文澜担任监事;2013年2月,他又注册了一家名为“嘉兴市三三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萧山分公司”的企业。他开始寻求在全国范围内拓展业务。

  然而,2013年5月,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妇联发布的一份公开信却差点使他身陷囹圄。该公开信称,“某组织以‘三三国际’‘天伦之乐’基金会为名,打着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国人民银行、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联合发文的幌子,在我县广泛推广‘全国妇女小额贴息贷款创业就业帮扶工程’,采取收费、购买产品等方式,向广大妇女推荐10万元2年免息贷款。”

  “他们以购买茶杯为由,向‘申请’对象收取900元报名登记费”,“‘申请’人报名后,他们再次提出要求:花1万~2万元购买其化妆品后,才可以获得贷款资格,吸引妇女交钱”,“获此消息后,县妇联进行调查暗访”,“认为该组织的行为属于诈骗或传销性质,遂向公安、工商部门报案”。

  2014年1月,一家名为“直销咨询网”的网站刊载了一篇名为“金日公司数名直销员萍乡涉传警方掌握证据抓获三三国际多名核心”的消息。该消息称,“ 2013年年中,三三国际多名直销员在江西萍乡被网上通缉,以王彬宇为首以及王某为核心骨干的涉嫌传销人员被警方在株洲抓获。金日公司多方斡旋,缴纳罚款400万元将此案了结。三三国际系统,打着金日的旗号运作妇女小额贷款,金日公司在直销员平台辟谣:三三国际运作的妇女小额贷款,所有业务均与金日公司无关。事情处理完以后,三三国际整体直销全部停下来。”

  一位曾经参与过小额贷款运作的人士告诉记者,小额贷款项目曾在杭州举行过动员大会。当时,王彬宇向参会者承诺,每人每年约可赚取10万元的贷款手续费。“王彬宇之前代理运作的产品都很不成功,想通过运作小额贷款将直销体系植入贷款申请人。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该知情人士称。

  植入资产包

  一位2013年即加入三三集团的加盟商告诉记者:“早年做三三代理,销售产品非常难,因为产品价格高,很难卖。我们之所以买产品,是为了获取三三的股权。”

  短暂沉寂后,2015年3月,随着浙江嘉兴禾信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禾商所”)更名,并将一般经营项目变更为“大宗商品提供现货交易平台服务”,王彬宇迅速找到了新的“植入”“直销体系”的突破口——借道地方现货交易场所发售玉石“资产包”。通过不断拉升资产包价格,将认购权与购买的保健品数量相挂钩,从而刺激更多人缴纳保证金购买保健品。

  这个模式要求三三集团旗下三个板块的联动,于是王彬宇相继成立了一批企业,它们成为日后三三集团展业的核心。其中,“康满堂”负责保健品的开发销售,“玉茶坊”负责岫岩玉的销售,“宝利来”则是背靠“禾商所”的资产证券化平台。

  对于投资人而言,他们缴纳一定金额的保证金成为三三集团会员或加盟商后,可以获得对应金额的康满堂产品与禾商所宝利来平台发售资产包的认购权,并使用平台积分在玉茶坊内消费玉石。截至2018年1月20日,禾商所宝利来平台发售的13期资产包均实现了10倍涨幅。目前已处于退市状态。

  “资产包”模式迅速成为包括汉唐艺交所瑶池集庆在内的众多资产包平台的效仿对象。在成功运作十三期资产包后,三三集团的会费、加盟费也一路水涨船高。

  在王彬宇设计的代理模式中,其层级为“杭州/武汉总部-分公司/办事处-省级代理-市级代理(玉茶坊)-区级代理(康满堂)-加盟商-会员”。华南地区一位市级代理告诉记者,目前全国共有500家玉茶坊、2600家康满堂、6万名加盟商。该市级代理同时表示,2018年的最新数据显示,区级代理的加盟费已高达66万元,市级代理的加盟费已超过300万元,且玉茶坊已停止招商,仅康满堂还存有少量名额。

  资产包模式因有地方交易场所的背书而规避了部分风险,但是其缺点亦显而易见。操盘手必须持续融入资金,不断兑现“涨幅10倍退市”的业绩承诺,否则以高昂代价加入的新会员将很快失去信心,进而导致资金链断裂。本报在2017年9月的报道中曾提及,由于宝利来大盘“滞涨”半年,华东一位经营玉茶坊的市级代理曾失去信心并准备抽资。

  禾商所缺席白名单

  或许预见了上述潜在风险,稍晚于发售资产包,王彬宇即开始着手打造岫岩玉品牌“玉子春秋”,并投入重金在家乡设厂。公开工商信息显示,王彬宇累计参股企业多达20余家,其中大部分注册资本均在1亿元以下,而成立于2016年4月,由王彬宇担任法人的“湖北玉子春秋玉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却高达20.8615亿元,且资本已实缴。不过,出资方式不是现金,而是实物。

  记者曾实地探访这家位于黄梅县大胜工业园的玉子春秋宝石工厂。宝石工厂与湖北三三乾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相连坐落于“三三产业园”内。据工商资料,此处还应有王彬宇2017年10月收购的“湖北三三劲宝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三劲宝”)。从地里位置上看,宝石工厂位于园区东北部,三三乾通则在西南部,二者之间还有一栋正在施工的建筑,应为三三劲宝。

  据三三产业园内宣传栏的介绍,产业园于2016年3月开工建设,占地面积300亩,三三集团投资达“数亿元”。在产业园入口的物流中心,记者看到数十箱印有“玉茶坊”或“康满堂”标识的商品正在打包装车。从物流中心往里走,则是宝石工厂。记者抵达时,正是工作日生产时间。有大量工人在车间内打磨玉石,鼓风机与打磨机的声音震耳欲聋。沿着一条贯穿产业园的南北向通道,可以步行至三三乾通生产车间及行政中心。

  三三产业园是一个生产、生活一体化的区域。除行政大楼与金血通生产车间外,其还配套有独立的食堂、玉子春秋博物馆、员工宿舍及篮球场。行政大楼呈现四合院式的分布,在其一角堆放了大量巨大的岫岩玉原石与经过打磨的半成品,目测单体重量可达数吨。穿过行政大楼,则是金血通生产车间与仓库。仓库紧挨员工宿舍与篮球场。虽然是工作日,但金血通车间似乎处于停工状态。大门紧闭,且没有看到往来工人。

  据产业园内部人士介绍,目前宝石工厂共有工人约200余人,其中一半是黄梅本地人,一半来自辽宁鞍山。三三乾通处于半停产状态,“上班人数比较少,大概有20多人”,一位熟悉园区情况的人士告诉记者。2016年5月,黄梅新闻网曾报道称,“湖北云子春秋玉器文化产业项目投资总额5亿元。项目计划分三期建设,全部建成达产后,年销售收入20亿元以上”。

  从功能上来说,位于黄梅的宝石工厂仅仅是生产基地,真正的品牌中心其实还在杭州与武汉总部。三三集团位于武汉的新总部位于武昌区中北路凯德1818大厦31层至33层。据内部人士介绍,31层是三三易通商城的办公区域,32层是玉茶坊所在地玉子春秋艺术中心(展示馆),展览面积达2000平方米;33层则是管理层与各运营中心的行政办公地。玉子春秋艺术中心陈列了大量岫岩玉作品,装修十分奢靡。

  “目前搬进来的只有玉茶坊、玉子春秋与易通商城,康满堂不会搬进来了。从组织结构上来说,康满堂只是公司的一个加盟品牌,而玉子春秋、易通商城和玉茶坊都是分公司。”一位总部人士告诉记者。

  三三易通商城的法人实体为“黄冈三三易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武汉本地的一位市代对记者表示,目前康满堂与玉茶坊的数目已经接近饱和,三三集团未来的战略是“走向大众化”“打开外部循环”,而易通商城正是其中关键。

  简言之,易通商城是一款类似于淘宝的手机APP,其用户全部为三三集团旗下宝利来会员。各级代理及非会员可以通过缴纳一定金额的保证金与服务费在APP上开设商店销售产品。产品种类不设限制。会员开店需缴纳3万元保证金与1.2万元服务费;非会员则需通过易通商城名下板块“三三优选”才能销售产品,且缴纳的保证金与服务费要远高于会员。

  事实上,除了利用易通商城向非会员吸收资金外,王彬宇也收购了一家名为“武汉市江汉区遨昌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小贷公司。这家注册地址在江汉区前进四路的小贷公司实际经营地址位于武汉市洪山区水果湖街的水云居内。目前,三三集团正通过这家小贷公司向各级代理及易通商城店主发放贷款。

  “市代可以贷款100万元,区代50万元,店主30万元。月息1.5%,先息后本”,华中地区的一位市代告诉记者。当记者质疑利率是否偏高时,这位市代微微一笑,转而说“一个涨停就回来了”。记者在水云居现场看到,大约有20多名代理正在提交各类材料与证照。

  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存续时间尚短,易通商城与小贷公司虽然在三三体系内享有较高地位,却不太可能为其贡献大量资金。王彬宇募集资金主要还是来自于各级代理缴纳的保证金与服务费。易通商城与小贷公司仅可作为融资补充手段。从一点来说,三三集团仍然较为依赖禾商所宝利来这个资产证券化平台。然而,在2016年底开始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工作中,禾商所却缺席了浙江省白名单。

  或许是作为备用方案,2017年11月,王彬宇低调注册了“贵州省宝利来大宗商品现货贸易有限公司”。公开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金3000万元,股东包括杭州三三玉茶坊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中商三三实业有限公司、贵州省特需商品供应股份有限公司与自然人付永友。

  只是不知道,注册了不含“交易场所”或“交易所”字样的企业后,王彬宇是否依然可以发售资产包?

编辑:韩振华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

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在线投诉
扫一扫

扫一扫
直信刊公众号

返回顶部